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工动态

【共同战“疫”】我校武汉志愿者的战“疫”日记



   

【编者按】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2020年的开头变得非同寻常,一场惊心动魄的战“疫”也正式打响。疫情当头,无数志愿者毅然选择“逆行”,参与到抗疫防疫这样一场特殊的学雷锋活动中。其中有一群街道志愿者,他们投身到社区工作中,为居家隔离的人带去温暖。我校体育学院大一学生程博立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他以笔记录作为一线志愿者的生活,分享他的战“疫”故事。

程博立写道:“一个月前的武汉,充满烟火气,街上熙熙攘攘。早上,汉骂时常在菜市场公交车的爹爹婆婆之间上演,路上永远不缺端着热干面大快朵颐的人们;中午,蝉鸣盖过呼噜声,家家(武汉话的外婆)推着外孙在小区超市中晃荡,或许还能闻见二楼传来的饭菜香;晚上,光谷大东门永远堵车,车鸣混着被炎热的天气包裹的过路人。

这些武汉的生活,好的坏的,都让人无比想念。选择在病毒威胁下还要做志愿者的理由有很多,但最纯粹的,无非是想让这个城市恢复朝气,让热干面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我在武汉,我爱武汉,所以,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


2月27日 星期四

早上8:00,社区打卡是志愿者一天的开始。刚签到完放下背包,便收到了第一个任务——分装“爱心菜”,把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捐赠平均分给社区每一位居民。很多蔬菜里裹挟着稀泥,志愿者们直接撸起袖子挑拣菜品,分配出两百多份“爱心蔬菜”。

中午,简单地吃完午餐后,开始调配人数展开“敲门行动”。我所在洲头社区党委书记立马将我们数十个志愿者及基层社区工作人员分成两人一组。17个人的队伍挨个登门排查全社区1300余人,任务量巨大,但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抱怨,反而干劲十足。我被分配到社区最偏远的倒口西村,该小区为市区城中村地带,此次行动要求居民使用微信扫码完成实名认证、健康码申请、辖区选择等事项。小区居民多为老年人,且大多与子女分住,大多数不会使用智能手机。

   “您方便带好口罩开下门吗,我们站远点。”
“您屋里菜、米都够吃吧?”“我们社区后期要凭健康码的方式出入,您家里有能使用微信的智能手机吗?方便的话我来教您怎么申请健康码。”这些话我们每天要说无数遍,因为我们是基层政府街道、社区与人民群众的重要纽带,要让居民感受到关爱。


2月28日 星期五

在排查倒口西村160栋时,我看见一位60左右的婆婆扛着一大袋米正吃力地爬楼梯,便赶忙上前。老人家在六楼,我上上下下跑了三趟帮婆婆搬运了三大袋米。厚厚的防护衣捂得我大汗淋漓,紧紧的口罩让呼吸也变得困难,但听到婆婆对我感激的话语,看到她脸上洋溢的笑容,心里顿时暖和极了。

排查到道口西村161栋时,在健康码申请期间有户女主人跟我聊开了。她说,她的丈夫大年初三因为心肌梗塞去世,当时她敲遍了附近所有邻居家的门,可邻居都以为她丈夫得了新冠肺炎不敢帮忙,最后给社区打电话才得以解决。阿姨说着说着眼泪哗得流了下来。

目前她丈夫快到了五七(三十五天),按农村习俗该回乡安葬,却因为封城出不去而耽搁。我安慰着阿姨,让她记下社区电话,告诉她直接找社区杨书记说明情况,能否找到妥善解决办法,阿姨对我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时的心情。我的城市,你何时才能康健。


2月29日 星期六

因为有小电动车,我被分到配送药品组。同时,我也自豪地加班了。普通药房开不了一些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肿瘤、冠心病等重症病人的药物,我们集中手头所有重症居民的需求清单,先挂号,再依据不同重症患者病情,挨个跑科室,排队找医生开药,用医保卡缴费,最后排队拿药。

今天,前几天预约的两个重症药房通知我们去取药。早上,我们清好重症病人病历送去药房,第一个去的是五医院附近的天济大药房,因为都是整个社区统一开药,取药的份量非常多,一般要等待一两个小时,我们就先前往了五里新村的百姓大药房。到药房后,我们登记了手上的重症居民信息,药房通知我们两三天后再来取药。时间紧迫,我们便去配送其他的药了。

晚上,热心市民为我们准备了爱心晚餐。刚要下班吃晚餐,药房打电话通知我们药配好了,但是其中有胰岛素,不能常温放置,我们便派人把药取了回来,又考虑到重症患者情况都比较紧急,我们又主动加班把取回来的药品发到了患者手上。尽管过程很麻烦很艰辛,但当我们最终在小区门口把一大袋的药物一份份递给居民时,他们的感激让我心中涌起无限的自豪。


3月1日 星期日

今天,我被光荣地称做“药神”了。上午跟往常一样,我依旧负责配送药品的工作。有一单,令我印象深刻。当我把采购完的药送给一位大概70岁的爷爷时,就因为厂家不同,爷爷就拒绝接收这个药。为了找到跟他平时服用的一样的药,我跑了汉阳区三四家药店才配齐。收到药时,爹爹还夸我是“药神”。从那之后,我们的药品配送组的群名也改为“药神组”了。


3月2日 星期一

今天上午,拿到需要上门帮助的名单后,我开始挨个打电话。打到第三个时,是个老奶奶接的,我照例询问信息,可是老奶奶问东问西,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从她焦急的话语中可以得知奶奶现在的情况很紧急,我便决定动身上门询问。

可当我查找地址时,发现只标记到几区和门牌号,并没有几栋。到了小区门口后,打电话给老奶奶,一直都没人接,我心里急得像着火了一样。于是,我就挨栋挨栋地敲门,三个电梯只开了一个,等电梯的时间让我更加焦急。终于,我在第四栋找到了她,并紧急联系社区派车把老奶奶接到汉阳医院。这时,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微信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zUH6dIvgn15SLkOSoB42ug

 

分享到:

TOP